延安新闻网

  “嗯。”刘备点了点头,随着吕布源源不断的将西域各国的人拉来当炮灰、肉盾,攻破伊阙关的希望已经不大了。

  “刘将军吃着我关中分出来的肉,嘴上还要骂我关中逆贼,想刘将军也是士族出身,当知廉耻二字如何写才对。”庞统微笑道。

  这场仗,刘备不想再打下去了,到现在,看起来似乎战果丰硕,但实际上,吕布的精锐除了最初参战之外,一直都没有再出现在战场之上,吕布和曹操家大业大,但他刘备就这点儿家底,跟他们耗不起。

  “那之后我派人前去寻妻……”

  “喏!”邓贤郑重一礼,看向庞统道:“只是如今我军粮草堪忧,不知先生准备如何做?”

yjtyjhjethty